金近小学
 v 您现在的位置: 浙江省示范小学=====绍兴市上虞区崧厦镇金近小学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关于金近 >> 怀念金近 >> 正文
 
 

你的微笑是对我鼓励

作者:徐德霞    文章来源:转载    点击数:3470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9-30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文作者为《儿童文学》主编 

 

时光过得真快,那个温和而善良、正直而执着的老人离开我们已经20年了。20年来,金近老师须臾未曾离开过我们,每当遇到难关之时,他的身影总是清晰地站在我的面前,带着他那特有的、淡淡的、从容的微笑,默默地注视着,仿佛在轻声对我说:“遇到难题了吧?别急,想一想,总有办法过去的。”每当这时,我那烦躁、郁闷的心情会一点一点地静下来,就像轻风拂过湖面一样。每到紧要关头,我总是在想,如果金近老师在,他会怎么做?他会同意我们这样做吗?在潜意识里,金近老师已经成了我的精神依托和我的精神向导。

20年是一个不短的时间,特别是相对于一个人的职业生涯来说。20年前,我虽已被提为《儿童文学》编辑部主任5年整,但还是青涩得很。那时《儿童文学》编辑部里人才济济,我从来也没有想到,有一天我会肩起《儿童文学》杂志这副重担,这哪该是我干的!看看我们那些编委:叶圣陶、冰心、叶君健、袁鹰、柯岩、金近、王一地……有那么多大名鼎鼎的文坛巨匠和资深人士。也难怪当时有关主管儿童文学的领导对我担任主编有微词,说“《人民文学》的主编是×××,《儿童文学》的主编嘛……反正也不是我们来任命,想中少社领导也只是把它作为诸多刊物中一个来对待”。乖乖,就因为任命我为主编,连带着把这个刊物的品级也降了!因此我从上任那一天起,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有点鸠占鹊巢的感觉,相对于《儿童文学》这棵大树,我可能连鸟也不是。

好在我那时年轻,有点鲁莽、有点青涩、还有足够的自信和勇气,内心坚强到可以对周围一切视不见的程度,内心认定一点:自己的所作所为要对得起读者、对得起前辈、对得起《儿童文学》这个刊物。

1991年我被认命为《儿童文学》杂志主任(后改为主编)。本来我当这个主编就很嫩,偏偏又赶上文学低潮。商品经济大潮袭来,文学界一片颓势,各家文学刊物也一片败退,发行量都处在一个难以启齿的尴尬阶段。《儿童文学》杂志也难逃其劫,八十年代中期最高发行量50多万册,1991年我接手时,已剩下月发量不足8万册,我上任起初几年也没能扼制住刊物的下没趋势,最低时到了6万多册。

面对这种局面,全国大多数儿童文学刊物有的停刊、有的转向,比如把文学刊物改成学生作文或者综合性刊物。当时,我的压力不仅来自大环境,还来自出版社内部,领导成天督阵,不断用鞭子抽打,逼我们改版。因为一时找不到《儿童文学》改革的突破点,我们迟迟没有动作,依然坚持老传统、老风格。这时就有人说:“你高雅、你纯净,你再高雅没人看也是白搭。邓小平都说了,不管黑猫白猫,逮住老鼠就是好猫,没有经济效益就没有社会效益。”面对重重困境,我的思想压力很大。我知道改革是大势所趋,不改革就没有出路,但是改什么,怎么改,并没有人深入探讨,好像“改革”就是一剂万能良药,只要一改就能走出低谷,走上阳关大道似的。因此就出现了个别刊物朝三暮四、朝令夕改,年年改版,月月更新,年年都有新举措。不过这些做法倒很适合领导的胃口,于是表扬不断,各种荣誉也接踵而至,只是改到最后,刊物发行量并没有上去,连主编自己也不知何去何从了。

在这大变革时期,我虽背负着内外种种压力,内心还是清醒的,《儿童文学》的基本办刊方针没有错,也没有过时,到任何时候,总有一部分读者欣赏纯正高雅的文学艺术。特别是当很多纯文学刊物已经转向,从商业角度上看,纯文学市场的发展空间不是小了,而是大了,与其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,不如坚持自己的特色,因为我们有办好纯文学的基础,相反并不具备办通俗文学的优势,何必舍本求末呢!再说,老祖宗传下来这么好的一个刊物,他肯定不同意把《儿童文学》改成一份乱七八糟的作文刊物。我记得他终生最痛恨的就是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军宣队入驻以后,其中一位领导说:“大批判稿也是文学”,结果在1966年出版的两期《儿童文学》就变了样,很快又不得不宣告停刊。我猜想,如果说金近老师在世时有什么遗憾的话,这肯定就是他的最大遗憾,不然,他也不会多次提起这件事,而且只要提到这件事情他就忿忿不平,非常生气。所以我下定决心,宁可不当这个主编,也不能把《儿童文学》搞得走了样。如果说全国只剩下一家纯文学刊物,那就是《儿童文学》!现在看来,这似乎有点悲壮气势,可是当时我要不这样鼓励自己,真担心自己会支持不下去,迫于种种压力而随波逐流。而这点不屈的气势,正是金近老师留给我的宝贵精神财富。正因为有他的精神所在,我们在最困难的情况下,也没有改变当初老一辈确立的办刊宗旨和办刊方向。这一点,成了今天儿童文学界的美谈,也成了我们的最为骄傲之处。

1997年是《儿童文学》的转折点,就是从这一年,我们逆流而上,改版改刊,高举纯而又纯的纯文学大旗,在贴近时代、贴近生活、贴近读者的同时,力创精品儿童文学刊物,使《儿童文学》走上了一条发展的快车道。今天的《儿童文学》已今非昔比,在我们十几年的不懈努力下,坚持改革创新,坚持以艺术为本、以读者为本,《儿童文学》已经成为月发行量超过百万的大刊。成为全国儿童文学类刊物的一面旗帜。我想金近老师要是天上有知,他一定会露出欣慰的笑容。因为那个老头挚爱《儿童文学》,只要不伤害《儿童文学》,他总是面带微笑、慈祥而宽厚,而他的笑容就是对我的最大鼓励。



文章录入:llj    责任编辑:llj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友情链接
   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SBF胜博发版权所有 电话:057582067581